文章推读:未来教师和未来教室什么样?
    作者:公共教学服务中心  日期:2014/3/3 16:27:45  阅读:4207
    分享到: 0

        对于快速变化和发展的中国来说,教育改革迫在眉睫。

    随着信息技术和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到来,随着国际化浪潮的冲击,传统教育已经不再适应现代社会的发展。一种能够个性化、差异化培养学生的教育模式已经成为我国发展的迫切需要。在这场教育改革浪潮中,中国的千万教师首当其冲,他们能否成功转型直接关系着改革的成败,因此,他们必须成为也必将担当这场变革的主力军。

       未来教师和未来教室什么样

       2023915日,北京,某大学英语课上,教师把全班50名学生分为三组进行闯关游戏。游戏有三关,同学们要通力合作,在虚拟的网络环境里拿到通关密码,答对每关所设置的全部问题之后方可进入下一关。教师课前要根据本节课的重要知识点设置游戏中的问题,课上,要对学生的闯关游戏进行适当引导,课后,还会把学生们普遍困惑的问题的详细解析放在虚拟学习社区里面。

       青岛,某油气田开发工程课上,对于如何提高采收率问题,在学生课下自学的基础上,老师组织学生进行讨论。对于某个学生争论不休的问题,老师连线远在新疆克拉玛依油田现场的工程师,请他为学生进行现场讲解。

       在未来的教室里,没有黑板,没有粉笔,没有教科书,有的是几个交互式的电子白板和移动学习终端。移动学习终端里面装满了互动教材,不仅仅是学习,作业和回答老师的提问都是在这上面完成。在未来的教室里,课桌是可折叠的,中间是一个平放的触摸屏电脑。学生可以在自己的位置上通过移动学习终端各自学习、查找资料,也可以聚在中间的电脑上讨论问题。在未来的教室里,没有老师喋喋不休的讲授,学生在课上更多的是参与老师组织的一个又一个有趣的教学活动。甚至是,未来的学生不用去学校,只需在各自的家中,输入个人账号信息登陆虚拟的云端教室,在那里面完成签到、学习、互动和提问。

       这是我们想象中的未来教室和未来教师。在新技术推动下的未来世界,名师不再是学校的核心竞争力,实体的教室存在与否也成为一个未知数。和传统教师知识的传授者和灌输者的角色相比,未来教师更倾向于教学活动的组织者和引导者。他们不再仅仅占有知识,而是借助先进的技术,通过设计和组织教学活动,适时向学生提供帮助,让他们自主学习和掌握知识。知识的传递在教师和学生之间一改之前的单向流动为双向互动,教学活动逐渐成为学校为学生提供的一种服务。

       教师转型势在必行

       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。在当今的信息化时代,多数教师的信息化水平还不高,少数走在前列的教师对新技术的应用还仅仅只是在课堂上使用PPT,我们绝大多数的教师依然沿用着工业化时代的教学方法,教着工业化时代的教学内容,更有甚者,还有一些教师几十年如一日地用同一个教案送走一批又一批的学生。

       工业化流水线“生产”出的毕业生“同质化”问题极其严重,他们不能适应社会和企业的需要。学生找工作困难,甚至“毕业即失业”,企业对高校培养出来的学生越来越不满意,要支付高额的成本再度培养应届毕业生上岗。用华中师范大学校长的话说:“我们的身子已经被拖进了信息化社会,但我们的大脑,即教育还是在工业时代。”这种时空错位导致了传统的教育模式不适应现代社会的发展,尤其是在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冲击之下,传统教育的弊端越来越凸显,中国亟需一种个性化、差异化的新教育模式。一场教育革命呼之欲出。

       “这场教育革命,谁将受到最大的冲击?不难发现,就是革教育工作者的命,革传统教师的命,这场革命首先是扑向我们的老师。”正如《大数据》作者、信息技术管理专家涂子沛所说,新教育革命很可能就是要“革传统教师的命”。

       教师工作司司长许涛说:“这句话很形象,我觉得是有道理的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就要求我们的教师要自觉地从教学内容、教学方法等方面实现转变来应对冲击。” 的确,作为教育改革和发展的践行者,教师是这场变革的主力军。在这场教育革命中,教师转型势在必行。

       首先,随着公开课和MOOCs的迅猛发展,以及各种教育资源的普及,教育资源,尤其是优质的教育资源随手可得。教师不再是知识的占有者,其在教学活动中发挥的作用必将发生变化,教师的角色需要重新定位。

       其次,教师所面对的教育对象已经发生了变化。当数字时代原住民逐渐成为受教育者的主体,学生的学习方式发生了变化。作为数字时代的移民,工业时代的教师如何适应这种变化?照本宣科,带着学生把他们在网络上即可获得的知识“反刍”,势必不能引发学生的学习兴趣,甚至让学生产生厌学、厌恶老师等负面情绪。

       事实上,教师的转型更是教育理念的一种回归。有人说农业时代教育的基本职能是对知识的继承和积累,工业时代教育的基本职能是对知识的普及和扩张,知识经济时代教育的基本职能是对知识的创新和探索。正是由于要满足工业时代对知识进行普及和扩张的需求,所以,农业时代教育所倡导的因材施教和以人为本在工业时代被摒弃,开始追求标准化和快速化。但如今,要实现知识经济时代的教育对知识的创新和探索的基本职能,标准化、快速化的教育理念显然是不可行的,需要回归农业时代所追求的因材施教和以人为本,要对学生进行个性化、差异化培养,这也更能体现我们所倡导的教育公平。

       教育家叶圣陶曾经说:“教育是农业,不是工业。”农作物是有生命力的,有其自身的特点和生活习性,不同的农作物有不同的生长季节、不同的栽培方式,因此要因地因时制宜,不能揠苗助长。育人同培育农作物一样,要“因其材之高下与其所失而告之”。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,虽然说是教育理念的回归,但同农业时代传统教育方式相比,在当下的知识经济时代,或者未来的“智业时代”,有优质的教育资源作为基础,有新的技术手段作为辅助,教师的工作重心发生了转移,教师恰恰可以真正回归主业,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进行个性化培养,实现“因材施教”这一古老的梦想。

       总之,身处教育变革中,面对着数字时代原住民,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,教师都必须转型。如果不转型,必将被这场教育革命所淘汰。

       转型从哪里入手

       那么教育变革的主力军们具体要怎么做?如何从知识的灌输者向教学活动的组织者、引导者转型呢?

    在记者看来,首先是观念的转型。与其被动地等待被学生挑战、被新教育革命淘汰,不如主动变革。

    其次,从每天做起,从每堂课做起,逐渐减少知识的灌输,增加教学活动的安排,一点点地向教学活动的组织者和引导者转变。传统教师把学生管得太紧、太严,转型路上,教师要敢于对学生放手,给学生一个自主学习的空间。但放手不等同“放养”,要善于安排教学活动,加强对学生的引导,把握学生的心理变化,在学生有需要时提供适当的帮助。也就是说教师从台前退居到幕后之后,要在严抓与放手之间寻找一个平衡点。

       再次,技术要先行。有了先进的技术手段,再把它和教学内容、教学方法进行很好地整合,可以设计出很好的教学活动,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,最终让学生取得良好的学习效果。甚至可以说新技术是教师转型的引爆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