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习园地

    在线免费课程能否给高等教育行业带来革新?
    作者:公共教学服务中心  日期:2014/3/3 13:36:20  阅读:2156
    分享到: 0

        

         2010年,比拉尔·沙赫(Bilal Shah)取得了南加州大学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,但当时的就业市场并不乐观。“我毕业后就遇上了大萧条。我是‘英雄无用武之地’,”沙赫说道。

         就在那段时间,他听说了大规模网络免费公开课程(MOOC),课程内容是机械学习,这是一门人工智能分支学科,主要和设计某种计算机算法相关,该课程由斯 坦福大学的安德鲁教授(Andrew Ng)讲授。沙赫有很多空闲时间,因此他就去听课了。他坚持了三个月,每天早上,他坐在洛杉矶布伦特伍德的皮特咖啡馆,一边喝咖啡,一边在笔记本电脑上观 看在线课程。他通过弹出窗口做了一些测试题,完成了编程作业,还在公开课的在线讨论区检查他的功课。“这种学习新知识的方式既简单又方便,”30岁出头的 沙赫说道。 

         在获得课程证书后不久,他参加了ID Analytics 公司的应聘面试,这家公司总部设在圣地亚哥,主要从事反身份诈骗和信用风险的建模。“他们考核了我在[机械学习]方面的知识,认为我了解这方面的材料,”他说道,“我得到了这份工作,这种感觉太棒了。” 

         在经济缓慢复苏期间,一些特定行业突显出缺乏合格员工的问题,不少企业界人士认为“大规模网络公开课程”(MOOCs)是解决上述问题的关键所在。当前情况是高校费用日益增加,外加收入不均的日益严重,这些都是国内的争议话题,在此背景下,有人提出,提供大规模网络公开课程的平台可能会给高校教育带来变革。让全球数以百万计的学生有机会接触高质量课程,可能会有助缩小贫富差距。 

          最近,很多创业公司和名牌院校开始参与此种模式。Coursera是由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安德鲁和达芬·科勒尔(Daphne Koller)创建的在线学习系统,他们已与四所大学建立合作:斯坦福大学、密歇根大学、宾夕法尼亚大学及普林斯顿大学。Coursera提供的公开课包 括数学、科学和人文学。Udacity是另一家在线教育公司,是由前斯坦福大学教授塞巴斯蒂安-特隆(Sebastian Thrun)在2月份成立的,提供的公开课主要是计算机编程和软件设计。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最近宣布成立联合在线教育公司edX,公司将在今年秋季开 课。 

        “高校教育将会改变,因为这个教育体系是不稳定的,”沃顿商学院法学和商业伦理学教授凯文·韦百赫(Kevin Werbach)说道,今年夏天,他将在Coursera传授网络公开课。“在未来十年里,该行业将会发生巨大变化。太多学校处在困境当中,学生贷款压力相当[之大]。在此背景下,诸如Coursera这样的在线平台令人期待。” 

    尽管Coursera及其他在线平台主张让大众获得高等教育机会,让资金实力雄厚和资源匮乏的学校之间的竞争环境趋于公平,有些人士仍质疑这些平台是否具 备足够严格的课程标准。他们提出的问题是,完成在线课程的证书对于就业市场是否有意义。有人对这种商业模式的可持续性也表示怀疑,因为至少截止目前,这些 平台提供的都是免费课程。 

    这是个Facebook的世界

         多年以来,很多学校尝试了在线教育模式。哥伦比亚大学的Fathom是营利性质的在线教育公司,成立几年之后,公司在2003年关门大吉。同样地,2000年由耶鲁大学、普林斯顿大学和斯坦福大学联手成立的AllLearn也于2006年宣告失败。 

    为什么Coursera或其他新兴企业能够取得成功,而另一些会以失败告终?首先,技术已经发展了。视频和音频更加直接,桌面共享工具和讨论区的操作更加 简单,人们访问网络图书馆更加方便。课程开发者对于人们在线学习的方法,以及在线展示信息的最佳方式等方面比较困惑。例如,Coursera将课程切分为 10或15分钟的模块,并在每个模块当中提供在线测验题。教授在论坛里回答学生提问。以前的在线教育公司提供的学习模式在互动性方面比较欠缺,学生们只是 观看课程录像,基本没有互动,现在已经有了很大的改进。 

         其次,学生的学习门槛降低了。如今,参加在线课程的学习不需要很多技术背景。即便有这方面的要求,潜在的在线学员具备的技术水平比五年前也大有长进。 80、90后是精通技术的“数字原生代”,他们早已将技术和在线工具用于合作、沟通和研究。“婴儿潮一代”也不甘落后。据佩尤研究中心(Pew Research Center)调查统计,2008年,在这些50-64岁之间的人当中,只有11%的人使用了社会媒体。如今,使用社会媒体的人数已占到该年龄群体的 52%。

         先进的科技和社会对市场的宽松态度,使得大学教育的“讲坛圣人”模式显得落伍甚至奇怪。“基本上,多数大学教授在多数大学采用的教学方式,和高校学生在过 去100年里接受的教育方式是一样的,” 韦百赫说道,“尽管技术已经发生了很多革新,但是情况依旧如此。越来越多的人们认识到,如今的职场跟20世纪40年代或70年代已经相去甚远,但是课堂教 学几乎是一成不变的。人与人之间以及人与技术之间的互动关系发生了巨变,这种变化必然会对他们的学习方式产生影响。” 

    或者,他们在哪里、在什么时候学习以及采取怎样的学习方式。如今,学生需要的是方便快捷。在线教育提供自主的学习节奏,这样学生就可以根据他们的个人时间 表来进行学习。“当时间和空间的局限性被消除之后,对很多人而言,去实体学校进修就没有多大意义了,”北卡罗莱纳大学凯南商学院道格拉斯·沙科福德教授 (Douglas Shackelford)说道,他也是该学院最新的在线商业学位课程MBA@UNC的教学主任。“我有一个学生在财富百强企业工作。他告诉我说,他的团队里有五个人员来自四个大洲,他们从来没有见过面。回到课堂去完成MBA课程,这似乎应当是老一辈的想法。如今是Facebook的时代了。” 

         经济是第三个推动因素。出于费用问题,很多人念不起大学,不管怎样,大学文凭是事业成功的必要条件。高校费用在大幅上涨。据美国大学理事会统计,1981 年,四年制公立大学每年学杂费为2,242美元左右(按当日不变价美元计算)。去年,该费用增至267%,每年费用为8,244美元。进入私立大学的费用 也有所增加:1981年,四年制私立大学每年学杂费为10,144美元,如今该费用为28,500美元,增幅为180%。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称,15%的美 国人背负着巨额学生贷款。银行预计贷款总额约为8,700亿美元。 

         大学毕业生的失业率要低于高中毕业生,前者在一生中赚的钱也较多,但是这两种毕业生都无法躲过金融危机。据东北市场劳动力市场研究中心统计,在25岁以下 持有学士学位的大学生中,去年有54%的人是无业或失业的,创下了至少在11年当中的最高记录。高中毕业生的境遇更加凄惨。据罗格斯大学约翰·黑尔德里希 人力发展中心(John J. Heldrich Center for Workforce Development)6月发布的研究报告,2009年、2010年和2011年的高中毕业生中,只有16%受聘为全职员工,22%则是兼职工作。 

          这些冰冷的统计数字使人们加强了对高等教育行业的严格审察。公立大学已经接受了严格的州预算削减措施。“高校在增长缓慢的经济环境下压力日益增大,特别是研究生院,因为学生获得了学位,但是仍然找不到工作,”沃顿商学院韦百赫教授说道。 

         很多人念不起大学,很多人念了大学却找不到工作。这些人都需要获得新知识和更多培训。在线教育平台能够满足经济方面的需求,例如Coursera、edX和Udacity,在波士顿工作的大学和企业网络课程内容开发者克里斯·皮茨(Chris Pitts)指出。 

    “尽量挑战在线教育的极限,这是极其重要的,”他指出,“当今的经济环境需要一种新模式,用来替代传统实体学校教育。我们拥有全新的学习受众,那就是多年 以来没有机会进入课堂的人们,但他们仍然需要学习新事物[来找到工作或保住工作],以及那些念不起大学但仍然需要学习的人们。” 

    复制和翻转课堂

          对于在线教育平台,现在可能是合适的时机,但是这些企业仍然面临很多挑战。沃顿商学院高级管理教育学院副院长詹森·温嘉德(Jason Wingard)认为,最大的问题在于“可持续发展的商业模式是怎样的?这类平台有很多是免费的。如果对课程内容打折扣,就可能对品牌造成损害。” 

         其他问题还包括,平台如何保持严格的课程要求以及怎样评估业绩。“在线学习的效果等同于或是优于实体学校吗?”温嘉德问道,“你们提供的测验是合适的吗,能确保学员对材料的学习吗?” 

          和传统学校相比,在线教育平台的另一个突出的劣势在于缺乏浓厚的校园氛围。“大学的学习是贯彻始终的系统教育,”温嘉德指出,“学习内容有很多,还有很多集体学习和社交体验。之所以要去大学和研究生院学习,大部分原因在于它可以帮助你成长以及学会如何工作。” 

          全球行业分析公司是总部设在加利福尼亚圣荷西的市场调研公司,根据该公司最新的报告,到2015年,全球网络学习市场将达到1,070亿美元。但是,目前仍然不明确的是,新一轮在线教育平台将怎样赢利。 

          4月份,Coursera宣布获得硅谷两家风险投资公司1,600万美元融资。Udacity也有投资背景。麻省理工大学和哈佛大学共同出资6,000万美元以创建edX,该网站由一家非盈利公司负责监管,但是项目总监表示,他们打算制定计划来进行自营。

          行业分析人士提到了若干可能的方法,通过这些方法,Coursera等教育平台可以赢利。例如,平台可以跟学员收取学业证书甚至成绩单的费用。此外,还可 以提供高级服务来收费,比如招聘工具,通过这种工具,让具备特定能力的学生跟雇主进行接洽。另一个可能的收入流则是来自校友的捐款。

         有人指出,免费在线公开课程可能会损害学校的声誉,参与这些在线教育平台的院校驳斥了这种说法。事实上,高校认为参与此等平台将会提升其国际地位。参与平 台教学的教授得到激励,因为通过平台教学,他们可以向全球的学生传授知识。Coursera的创始人安德鲁最近的一堂在线课程的报名人数超过了10万人, 他在接受《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》的采访时说,“我通常每堂课的学生是400人。我必须上250年普通课才会达到如此众多的学员。今天的顶尖学校为很少部分 学生提供极好的教学内容。我们希望将来这些顶尖学校培养的学生不是数以千计的,而是数以百万计。” 

          当然,支持这些平台的院校都是国内资金实力最为雄厚的,这点不足为奇。他们具备承担风险的能力。“高端院校可以自由试点,无需担心可能会失败,” 韦百赫说道,“当你不受已有局限限制的时候,变革将会变得比较容易。” 

          这些在线教育企业最有前途的方面在于,对于那些缺乏常青藤盟校资源的院校,这些企业可以使其竞争环境变得公平。例如,缺乏资金的学校可以要求学生从 Coursera下载课程作为课外作业,让他们自己安排时间观看,从而节省课堂时间用于当面互动和交流。免费网络课程平台可汗学院(Khan Academy)的创始人萨尔曼·可汗(Salman Khan)正是这种“翻转课堂”教学模式的先行者。 

          “当前的高等教育体系确实有可能受到破坏,”Xyleme首席学习官杰弗里·卡茨曼(Jeffrey Katzman)指出,这家公司总部设在科罗拉多州的博尔德,主要向大学销售教学用具。“让学生具备运用技术和网络学习能力,教师更加有效地利用课堂时 间,将两者综合在一起才能实现最有效的学习。教授可以和学生们相互配合,创造个性化教学体验。” 

          但是其他人表示反对,包括沃顿商学院本科生院副院长乔治叶·查普曼·菲利普斯(Georgette Chapman Phillips),“学生在Coursera学习时所错失的是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学习环境,以及和其他学生同堂学习的机会。所谓能够让竞争环境相对公平,这是对大学教育最根本的误解。” 

           让宾夕法尼亚大学与众不同的,她补充道,“是具备提升能力的教授队伍。他们不仅仅是传授入门课程,还有在教学和辅导方面的尖端研究及应用。这也是为什么学生争先恐后地想要念大学的原因。” 

          但是其他人士认为,对于无法进大学或念不起大学的学生而言,在线教育课程已经证明是合适的替代品。培养精英的本科教育始终是有市场的,但是在线教育平台提供的学习和知识的机会具有极好的前景。 

         比拉尔·沙赫对此深信不疑。“它的威力在于面向全球,”他说道,“想想非洲的孩子,他们可以上网,可以观看Coursera的课程。他可能利用学到的知 识,来为他的村落做一些伟大的事。我们可能无法替代大学,但是我们可以让数以百万计的孩子有学习机会,因为他们可能永远没有机会在斯坦福大学的课堂听 课。”